前程無憂✅✅✅

幸運28超高判定_豈以親疏辨好惡

東漢末年,群雄爭霸,硝煙四起。
  在一片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”的桃園中,劉備、關羽、張飛義結金蘭,從此留下一段流傳千古的美麗佳話。
  亂世出英雄。
  士爲知己者死,女爲悅己者容,自從遇到了劉備,他的三顧茅廬讓幸運28超高判定諸葛亮感激涕零,心知終于遇見心中之名主,揚名立萬指日可待,從此出山助劉備成就鼎立三國之霸業。
  手足情深。主公與關、張二人情同兄弟,出生入死幾十載。關張二人忠心不仁。關雲長號“美髯公”,在劉備落難時用錦囊護須,身在曹營身在漢,過五關,斬六將,送二嫂。張飛長板坡一戰,早已揚名立萬,爲不可多得之虎將。
  但我與他二人及劉備主公的關系,卻是十分微妙。
  先是我上任之初,張飛便恃才傲物,看不起我這山野之人,以爲我徒有“臥龍”之虛名,與我打鬧,不聽軍令。後雖爲劉備所勸,但仍是久久不能釋懷。我寬之于人,待他二人向來不薄,但卻知自己永遠也無法代替他二人在主公心中之地位。
  公元264年,關雲長虎落平陽,爲孫權部將呂蒙所害。主公大痛,隱隱有伐吳之心。我心知不妙,幾月後,張飛爲部將殺害後,凶手降吳。一載之內,五虎上將如灰飛煙滅,折傷殆盡。主公哀怒之下,草率出兵,親率六十萬大軍,揚言滅吳。出發前那夜,我知主公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,苦勸道:“主公,節哀順變,二虎相爭,必有一傷,奈何與操賊坐收漁翁之利?”言曰:“我與他二人同生共死,今二人已死,我有何面目見二人陰魂于地下!”並下令有谏其勿出兵伐吳者,斬!那夜,我痛哭流淚,知自己已無法挽救危機,更深知他三人血濃于水之情。
  果不其然,主公爲陸遜所乘,火燒連營六百裏,大軍所剩十之一二。蜀國大勢已去也,三軍痛哭俱缟素。一代名主,也于白帝城殒落,從此我孤單一人,操持軍國大業,嘔心呖血。
  出師未捷,我“臥龍”愧對蜀國百姓!
  常言道:“有緣千裏來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識。”
  我常想,如果我諸葛亮能獲得主公對關張二人那樣的情誼,也許我能避免這八百裏火燒連營的悲劇,如果沒有關張,蜀漢不會元氣大傷,則勝負之數,存亡之理,未可說也。天意作弄人,一切皆隨緣,如此,幸運28超高判定孔明只好哀歎一聲:
  即生亮,何生關張? 

 芝蘭玉樹,其皆出于庭乎?蓬蒿雜草,其皆植于外乎?不盡然也。親之,則菽麥難辨,蓑草蓬花,皆以之爲傾國之色;疏之,則沙金不分,芙蓉玉露,皆以之爲凡塵泥淖,非獨花草也,賢者亦如斯。昔楚王親鄭繡、靳尚而疏屈原,爲其近于心而谄于行也。由是則燕雀烏鵲,巢于朝堂之上,露申辛夷,死于林薄之中,鮑臭日近而香蘭日遠,致國之殇,無怪也。蜀之劉禅,親小人而遠賢臣,朝專權于宦官,而君耽溺于酒色,是以孔明六出岐山而不利,姜維九伐中原而無功。
朝臣自危,皆欲遠避,忠言日去而佞語日進。後鄧艾以匹夫之力,而摧蜀二世之功業,無乃出于此乎?由是觀之,則所親之物,非盡力爲香蘭也;所疏之物,非盡力爲臭鮑也。君子貴明辨好惡而決親疏,知親而近乎谀者,鮮爲君子賢士,疏而近乎絕者,鮮爲奸佞小人,故爲之曰: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信其真也。明其好,親之。辨其惡,疏之。是以曹孟德不徇漢法之以人舉士,而行唯才是舉之爲,乃致帳幕之下,賢者如雲,俊采星馳,北破袁紹,東禽呂布,西伏馬騰,南收劉綜,三分天下,奄有其一,不可不謂明賢辨佞之功也。齊桓之治于天下,外有管仲、鮑叔修于朝政,內有易牙之輩獻媚于前,然其明辨之,不以易牙之親而疏管鮑之賢,其重管鮑而輕易牙,專心國事而疏于酒色,是以有飲馬黃河,傲睨天下之霸業,而其亦不失爲一代雄奇之主也。孔明有言:親賢臣,遠小人,此先漢之所以興盛也;親小人,遠賢臣,此後漢之所以傾頹也。親疏不同,而有國之興衰之異,足以爲後世之訓也,然非獨國事如此,君子欲修身立德,亦必先擇善而從,此所謂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若親善近賢,則如蓬生麻中,不扶且直,若親佞近谀,則如白沙在涅,其欲求不與之俱黑,則難矣。親者之言,爲己而謀者有之,構陷他人者亦有之,非皆爲善言,而疏者之言,其辭多厲,其語多直,若欲求順耳之言,難矣,然則苦口之良藥,方有利于病,逆耳之忠言,方有利于行,此所以君子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。好惡之別,不應以親疏辨之,賢愚之勘,不應以近遠而區之,君子貴明辨好惡而決親疏,納逆耳之忠言,後修身立德,則可矣。  

2001